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更多 > 网文网语 > 正文

[网文] 历史上“最绝望”的死法:他被医生续命83天,亲眼看着自己腐烂

作者:蓝扬日期:2020-12-29浏览:56分类:网文网语

俗话都说“人固有一死”,生老病死是人注定要经历的过程。

但对于某些人来说,死亡这件最简单的事情,却是苦求而不可得的。

1999年9月30日,日本爆发了一场历史上最严重的的核泄漏事故,名为日本东海村核临界事故。

那一天,位于日本茨城县东海村的一家核燃料加工厂中,三名工人正在娴熟地操作,准备进行制备浓缩铀。

其中工人大内久和筱原理人在操作间实操,一名领班则在几米外的办公桌上工作。

对于两名一线工人来说,这一步已经做过了无数次,因此他们满以为事情尽在掌控之中,违反了相当多的操作规范,只为了能偷点懒。

结果因为没有把握好计量,桶内的化学物发生了剧烈的链式核裂变。

“一瞬间,蓝色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,绚烂中充斥着死亡的气息。”

最致命的是,这三名工人距离辐射源的距离分别是0.65m、1m和2.6m,三人被核裂变而产生大剂量中子和γ射线猛烈照射。

而最近的那个,就是咱们今天要说的主人公,35岁的大内久。

虽然大内久意识清醒,仅仅是右手有些红肿,皮肤有些淡黑,外表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区别。

但他的名字已经被死神划了个叉,死亡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他遭受了大约16~23Gy的辐射,这个数值相当于正常人年辐射上限量的两万倍。其身体内部的免疫系统被完全摧毁,白细胞数量被清零,且DNA也变成了一团黏在一起的浆糊。

大内久的身体已经不能再产生新的细胞,老细胞新陈代谢后,就会“后继无人”。

事发之后,他被送往全日本最好的东京大学医院。日本政府为了国际声誉,集结了全国最权威的医生,他们组成专项医疗小组,日夜研究怎么救回大内久。

很快,核辐射的威力就开始显现。

大内久的皮肤成片的掉落,就像一个四处漏水的气球,这造成身体体液的大量流失。医生们束手无策,只能用纱布堵住伤口。每次换新纱布,都要连着血肉一起揭下。

随后,大内久的肺部开始积水,这让他说不出话,呼吸急促且艰难。医生们为他插上呼吸机,用机器的力量帮助他呼吸。

缺少白细胞,任何一点微小的病菌都能杀死他,因此医生们移植了大内久妹妹的白细胞给他。虽然移植成功了,但很快就被辐射而变异。

最恐怖的是,大内久在整个治疗的过程中,都是保持着意识清醒的,他遭受到的痛苦,已经超出了人类能忍受的极限。

他哀求医生,想要接受安乐死,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但大内久这个遭受辐射的病人实在是太珍贵了,医生们企图在他身上,挖掘出一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,因此大内久的请求屡次被拖延。

入院第27天,大内久的肠道黏膜脱落殆尽,他开始严重的腹泻和出血,一天就能排出3L的液体。为了维持他的生命,半天他就得输血十几次。

等到第59天时,超负荷运转的心脏一度停跳,但医生用了当时最先进的仪器和药物将他抢救了过来。

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皮肤,肌肉也开始溶解,说句不好听的,此时的大内久就是一块“裹着内脏的烂肉”。

两个多月的时间,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腐烂。大量的麻醉药物能缓解他身体上的痛苦,却不能让他的心理免于崩溃。

大内久痛不欲生,他恳求医生和家人,当自己的心脏再一次停跳时,不要救醒他。

第83天时,大内久终于迎来了自己的解脱之日,这次医生总算有了点人性,遵从他的意愿,让他离开了痛苦的世界。

另一名工人筱原理人在艰难挺过221天之后,最终也撒手人寰。而那个办公桌边的领班,则在3个月的治疗后顺利出院。

故事到此结束,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的读者朋友们,千万别去搜这次事件的照片,实在是太具冲击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大内久住院期间,他的妻子和孩子每日都叠千纸鹤为他祈福,共叠了一万只千纸鹤,但这并没能挽救回一位丈夫、一名父亲的生命。

大内久的妻子后来写了一封公开信,她悲痛地发出警告:

只要人类还未完全掌握核技术,这种惨剧迟早会再次发生!


暂无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。

您需要 登录账户 后才能发表评论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
请先 登录 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